雅之

主cp:all瑶,all洋,all邪……
更新看空闲,长短看心情,长年不在线。
约稿私戳。

全员复活【38】(all瑶)

  金光瑶还未等温若寒把剑停稳,便急急忙忙的从剑上跳下,险些崴了脚。温若寒一把扶住他,皱眉道:“别那么急躁,薛洋又不会出什么事。”

  金光瑶心想,那你可真是不了解薛洋,我要是再不快点,他能把天给掀了,不过心中虽是这样想,嘴中却说到:“师傅说的对,是阿瑶心急了。“

  温若寒皱了皱眉头感觉金光瑶对他稍稍生分了些,也不知是不是错觉。

  金光瑶倒没什么感觉,仔细寻找起了薛洋的踪迹。过了一会,苏涉御剑而来,三人商量了一会决定分两队去寻找薛洋,温若寒独自一人在山林附近寻找,金光瑶和苏涉去魏无羡曾居住的伏魔洞看看。

  温若寒不知为何听了这安排心中一燥,顿时心生古怪,虽说温若寒自己也清楚自己睚眦必报,但也绝不会因为没有和金光瑶分为一组而恼火,再联想一下金光瑶刚才的举动,心中隐隐有了个猜测。

  ”不行,“温若寒思量一会说,”这座山有古怪。我们不能分开走。“

  金光瑶一愣,还没开口问是什么古怪,苏涉便抢先一步对温若寒吼道:”宗主的决定不用你管。“话一出口,苏涉也直接愣住了,虽然平时他是看不惯温若寒,但这并不影响他心中对强者的恐惧,怎么可能对温若寒吼呢?

  金光瑶心中一惊,抬头望着温若寒,温若寒冲他点了点头,证明他的猜想,温若寒沉声道:”恐怕这座山能影响人的情绪。“

  金光瑶顿了顿,转过身慢慢环顾四周,本来就鬼气森森的树林更是多了几分妖异。

  金光瑶心中一沉,乱葬岗本来是没有这样的功能的。

————

  魏无羡跌跌撞撞的从避尘上跳下,多亏蓝忘机扶了一把才没直接跌倒在地上。金凌慌忙跑过去扶起江澄,聂明玦也被聂怀桑扶了起来,撑着霸下对蓝曦臣说:”刚刚温若寒将金光瑶救走了。“蓝曦臣道:”大哥先不必说这个,赶快疗伤。“

  江澄一站起来就被虞夫人抱了个满怀,虞夫人道:”傻孩子,谁叫你独自一人出来行动的!“仔细听来里面已经参杂了哭腔。

全员复活【37】(all瑶)

  金光瑶现在就像布娃娃一般,左手被聂明玦扯着,右臂被苏涉抓着。金光瑶心知此时一定要快,索性右臂一转,将苏涉拉到面前,接着便狠狠撞了过去。

  两个人的重量叠加起来,直接将聂明玦撞的后倒,聂明玦忙用霸下支地,抬头一看,金光瑶已被苏涉拉的跑出三米之外。

  江澄瞧间身后连金凌的影子也没瞧间一个,反应过来是诈,心中唾弃自己被金光瑶这张嘴骗了不知多少次,刚要回头,便被一阵强劲的灵压压的直接跪在地下,江澄冷汗瞬间滚滚而下。

  是温若寒。

  温若寒皱着眉头,一手拎着聂怀桑的后领,跟老鹰捉小鸡似的。

  金光瑶倚在苏涉怀里,右手捧住左手,心想,真是风水轮回转啊。

  温若寒一下就注意到了金光瑶的左手,忙丢下聂怀桑,朝金光瑶跑去,捧起他左手细细看,抬头对金光瑶道:“忍一下。”金光瑶好字还没出口,温若寒已经将他手一转,卡擦一声接了上去。

  金光瑶疼的面色扭曲,奇怪,刚才聂明玦卸他手时明明没这么疼的,怎么温若寒一来就显的这么疼呢。

  温若寒面色阴沉的转过头,望着聂明玦,竟已是起了杀心。金光瑶忙拉住温若寒,道:“先不找他算账,魏无羡他们马上就要来了,先去乱葬岗。”

  温若寒恶狠狠的对聂明玦说:“便宜你了。"接着一把拽住金光瑶御剑离开,苏涉站在那,沉默两秒,接着跑过去,一脚把缩成一团的聂怀桑踹倒在地,接着也御剑离开。

  聂怀桑倒在地上,笑容扭曲,苏涉你给我等着,咱们的帐慢慢算。

  ————

  魏无羡抱着蓝忘机的腰,身后是江枫眠和虞夫人还有蓝曦臣等人。

  魏无羡踮起脚,对蓝忘机说:”含光君,能不能快一点?“

  蓝忘机点了点头,接着避尘蓝光大盛,更快了一些。魏无羡心道,江澄,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,好不容易,伯父伯母回来了,你不能出事啊。仔细一看,还能发觉魏无羡衣角的点点血迹。

全员复活【36】【all瑶】

  聂明玦的霸下比金光瑶的恨生重了不止一倍,加之大脑反应过来刚刚做了什么,金光瑶瞬间冷汗就滚了下来。

  聂明玦很快反应过来,手肘就往金光瑶撞去,金光瑶怎不了解聂明玦,往右边一侧,躲过这一击。

  苏涉在身后焦急的喊了一声,宗主。那声音尖利至极,宛若婴儿喉咙中挤着发出的声音,金光瑶惊急回头,就瞧见江澄的紫电已然缠上苏涉的脖颈,苏涉涨的脸都发紫了。

  金光瑶下意识就跑向苏涉,这一下可被聂明玦抓住了机会,猛地拽住金光瑶的手臂,身子一转,金光瑶这下就和聂明玦面对面了,还没来得及思考,聂明玦就把金光瑶手狠狠一拧,金光瑶就觉卡擦一声,他的左手脱臼了。

  痛感让金光瑶大脑白了两秒,可大脑以高速运转起来。

  苏涉在身后的呼吸声越来越微弱。聂明玦双目赤红的望着他,手中还紧紧攒着金光瑶软弱无骨的手。

  金光瑶想,得快点,得再快点,不然魏无羡他们就要来了。

  魏无羡和谁来?蓝忘机,江枫眠,金凌......

  金凌?对了,金凌!

  金光瑶忽然厉声对聂明玦身后喊,“金凌,别来这,快走!”

  江澄本紧紧握着紫电,目光死死盯着苏涉,压根就没注意金光瑶那边的情况。听见金光瑶这样一喊,手中一松,下意识回头喊道:“金凌,别过来!”

  苏涉猛挣脱开紫电,一手捂着喉咙不止咳嗽,一手已抓住金光瑶衣摆。

弟弟or孙子?

魏无羡:温哥牛皮,敢和聂明玦,蓝曦臣正面杠。

金光瑶:温哥是什么意思?

魏无羡:就是在温若寒面前我们都是弟弟的意思。

金光瑶想了想:那你应该叫他温爷。

魏无羡:?

魏无羡:为什么?

金光瑶:以年龄来看,我们在他面前都是孙子。

魏无羡:......

-

要放暑假了,过几天就可以上线啦

全员复活【35】(all瑶)

  脖子着实勒的痛,金光瑶心中一凉。第一反应竟不是抬头看那人,而是破口大骂,铁定是聂明玦,金光瑶心中宛若狂风过境。

  唉,天要亡我。

  就再次郁闷之际,金光瑶还分出心思来想温若寒,虽然两位都是他恨怕的人,但好歹,温若寒不会这样老鹰捉小鸡一样领着他,这聂明玦,还要他赤峰尊的名声不?想到这,金光瑶唾弃了一下自己,现在最可怜的人是自己好吗?他竟然还有心思去担心别人的名声会不会臭?

  聂明玦大步领着金光瑶走向苏涉,苏涉心中还是有些怕这位的,往后面瑟缩了一下。聂明玦问苏涉,"就是他偷了你的钱?"顺便把金光瑶放下,金光瑶心中刚刚还在问候聂明玦祖宗,此刻心中竟隐隐感动,还好你他妈没把我勒死,不然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。

  金光瑶转过头望着苏涉,苏涉只消一眼就认出这是自家宗主,联想到刚刚自己的所作所为,额间滴下两滴冷汗,金光瑶用眼神示意回家算账,苏涉便抬起头,对聂明玦说:“此人乃是家弟,趁我不备之时偷取钱财,未管束好家弟,是在下的错,劳烦了仙师。”

  聂明玦愣了一下,“他是你弟弟?"

  苏涉点头。

  聂明玦不再捉住金光瑶了,刚想松手,一道紫光带着雷霆之风直直劈向金光瑶。

  金光瑶还未反应过来,身体却快大脑一步,他一个错身躲到聂明玦身后,抽出聂明玦的霸下便抵住了聂明玦的脖颈。

【全员复活】(all瑶)[34]

  金光瑶看了看跑过来的苏涉,抿了抿唇,转过头往小道走,这里不适合谈话。苏涉看见了,心中一急,虽不知,这个人是谁,但他却有种诡异的感觉,这人一定和宗主有关系,凭两人的身高一模一样,就不能放过这个人!

  但是苏涉刚刚的飞奔已经让许多人注意了,这时不大好继续跑,可如果不追上去,怎么问他和宗主的关系啊!

  苏涉感觉自己从来脑子都没转的这么快过,一道光忽然闪过脑海,“抓贼啊!那人偷了我钱!”苏涉不顾形象的追向金光瑶,还跳起来伸出手指着金光瑶。周围本来注意着苏涉的人,纷纷转过身,望着金光瑶。刚才那小子急急忙忙原来是钱被偷了!瞬间一大群人感觉正义感爆棚,向金光瑶跑去。

  本来慢悠悠走着的金光瑶听到这句话,心中被“苏涉你是不是傻”“猪队友坑我不浅”“以后别想爬我的床”刷屏,瞧着后面追了一大群人,脸抽了抽,二话不说,拔腿就跑。

  于是街上出现这么一幕,一名白衣男子在前面跑,后面一群人追,还喊着,别跑,还我钱!

  苏涉跟着这一群人,心中无限问候,原来这人真偷了钱,这么多人都找他要钱。

  金光瑶心中问候苏涉,顺便还问候一下薛洋,一定是薛洋把苏涉带坏的!

  薛洋:???WTF?

  忽然金光瑶感觉到失重,脖子也勒的痛,再一看,自己竟然被人直拎着后领子,双脚离地!?

……

  魏无羡刚踏出门槛,就被风风火火的江澄吓了一大跳。

  “江澄,你干嘛呢?江叔叔呢?”魏无羡问道。

  江澄没回答这个问题,道“我刚刚看到金光瑶了!你赶紧去通知聂怀桑。”

  魏无羡眉头一扬,刚想问他在哪儿遇见的,江澄却已走了,只得依言去找聂怀桑,想了想,还是先去找蓝忘机,聂怀桑那个人水太深,他可不想独自面对。

——

你们最近都不评论了,是不是不爱我了?


全员复活【all瑶】(33)

  金光瑶冷静下来。

  他一边往城门走,一边想,苏涉想要进城,只能通过城门,他选择的人,还不至于连这个都做不到。

  金光瑶看到了朱红的城门,上面的颜色是黑红色的,阴沉沉,透出几代人的风沙。他站在这高高的城门下,恍惚间看到当年热闹喧哗的思诗轩,整个楼都挂起了红色,昏黄的灯火透出窗外,他听到了女人的嬉笑,男人的怒骂,已经一道极不真切的哭声。一件红色的轻纱飘过他面前,他伸出手,想去抓住它,可是他没有抓住,轻纱似乎眷恋的绕着他的手转了一圈,然后飘向天空。

  眼前的画面忽然就扭曲,金光瑶看到了温家,红色的屋顶,脚下是柔软的地毯,金光瑶觉得这场景似乎极为眼熟,往前走了几步,白色的靴子踩着红毯,似乎这靴也染了红,他看到了跪在地上的“金光瑶”,身子抖个不停,他记起来了,这是他刚来温家的那几天,他抬头,看到了坐在高座上的温若寒,却意外的发现温若寒的眼里带着几丝兴趣。这可不得了,金光瑶心想,这是幻境无疑了,聂怀桑要干嘛?重现当年吗?嗯,不过他怎么知道自己一定会来城门这,又一定会看完这呢。

  就金光瑶走神的这一会,面前忽然换了一个景象,是自己杀温若寒的时候,温若寒的眼睛是很漂亮的,可是此刻里面却装满了不敢置信和释然,金光瑶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,才下了一个结论,温若寒的眼里没有一点恨意或悔意,金光瑶心中似乎有了一个结论,知道了聂怀桑为什么会在城门这布一个幻境。

  画面又一转,面前是自己安慰被聂明玦烧了扇子的聂怀桑,聂怀桑坐在床边,“金光瑶”有一下,没一下的抚摸着他的背,琴声安慰着他,看到聂怀桑一副委屈想哭的样子,金光瑶在一旁冷漠的看着,瞧见聂怀桑死死的簒着“金光瑶”的衣角,金光瑶觉得屁股又开始疼了。

  画面转为聂明玦,蓝曦臣和金光瑶三结义的时候。幽幽的佛香绕着他们三人,面前是巨大的佛像,笑眯眯慈祥的注视他们,金光瑶看见聂明玦眼里的灰败与无奈,聂明玦用一种金光瑶都不敢想象的柔和的目光望着“金光瑶”,却依旧皱着眉,冷着脸,似乎他自己也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神有多么不对。

  他看到了薛洋,浑身是伤,鲜血透过他的黑衣都能看的一清二楚,他透过重重围着他金家修士,死死的盯着在外面低着头的“金光瑶”,金光瑶心中一痛,他看到了薛洋眼中浓烈的恨意,以及险些被恨意盖住的悲哀。他又看到了“金光瑶”身后的苏涉,丝毫不注意薛洋的眼神,在“金光瑶”看不到的地方,望着金光瑶,眼神中他们似乎隔了万年,金光瑶忽然发现自己是苏涉的信仰,他的眼睛慢慢酸涩了。

  金光瑶看到了蓝曦臣,他与“金光瑶”一起站在金星雪浪丛中,“金光瑶”似乎在想什么,衣摆挂在一朵花枝上,他丝毫没有注意,蓝曦臣注意到了,他好像怕惊扰到“金光瑶”,极为小心的,将金光瑶的衣摆从花枝上拿下。

  金光瑶心中有些酸涩,感觉到自己正在脱离幻境,脑海中昏昏沉沉,身子滞涩。他以为没有人在意他,每一个人都在往他怀里捅刀子,于是他变成了笑里藏刀的金光瑶,现在却告诉他,一切是因为他不去看,不去注意,自己否认那些感情。

  怎么可能呢?

  如若他们挡了自己的路,无论他对自己有什么样的感情,他都会杀了他。

  我不是因为你们才成为这十恶不赦的金光瑶。

  金光瑶又抬头,看了看那朱红的城门,以及一个很明显易了容的苏涉向他奔来。

  和我打感情牌。金光瑶叹了一口气,你输定了。

  ……

大概就是,聂导故意算计好阿瑶要到城门去,就弄了一个阵法,让阿瑶看看当年那些他错过的心意,希望阿瑶留下来,但是阿瑶看出来了,阿瑶本来就是那种很不相信感情的人,所以聂导的第一个计划就失败了,于是第一局,阿瑶胜。

  顺带,元旦快乐。


发生在我朋友身上的一件事

  我一个朋友,在某大学读书。她和她们系的系花关系不错,同班同学。

  有一次,她去借书,系花就在图书馆门口等她。

  一男的就来向系花表白,系花拒绝了,说自己已经有喜欢的人了,然后刚好我那朋友就出来了,系花就很引人误会的指了指她,还上去牵她的手。

  我那朋友也没想多,只是觉得是个玩笑。

  结果,到后来,到处都在传说我朋友是个百合,骂她。

  还在她包上面写,“同性恋死全家。”,网上到处骂她,有男有女。

  这件事被校方知道了,就让她回家反省(其实就是劝退)。

  她妈妈就很生气,骂她,她爸爸也不理解她。

  没有人相信那只是一个笑话,没有人听她的解释。

  系花至始至终都没有任何表示,她希望系花解释一下,系花直接说不关她的事。

  我听她说完之后有一个疑惑,为什么会这样?最后却发现人性一直都是这样。


  吴邪动了动脚,脚指冷的发痛,脚后跟倒是暖和的紧。

  吴邪哈了一口气,瞧着桌上的茶腾起的白雾,幽幽散散的向窗外飘去,一会儿就没了,但却马上有新的雾腾起来了。

  吴邪目光顺着这雾飘向窗外。

  今早儿还没有太阳的,现在倒是有了。阳光透过云层点点的撒在雪上,像镀了金一样。

  吴邪看着窗外,思索着为何出太阳了还如此的冷。

  “老板。”王盟在楼下喊道。

  吴邪没有回答,他终于记起了为什么出了太阳,还是会很冷。


在下雅之。

在这里给大家发个预警,避个雷。

①主吃all瑶,all邪和all九等,cp洁癖者勿进。

②不希望大家在评论区里乱拉郎。

③如果需要转载记得先和我说一声。

④因为学业比较重,更新时间一般不定(寒暑假除外)。

⑤约稿私戳。